互联网人眼里的纸刊
来自:张怡2013-08-28
据说按照互联网颠覆内容产业的顺序,首当其冲的是音乐与影视,其次是报纸,再接下来就轮到杂志了。


为什么这么说呢?因为音乐和影视是“无需再加工”的媒体形态,也就是说,当内容生产出来后,无论通过任何形态传递到用户端,得到的体验是完全一致的,所以用户当然愿意以尽可能低廉甚至免费的价格得到它。

但是,互联网颠覆了“按碟片收钱”的模式后,好歹留下了一个副产品,那就是海量关注度,也使得影视与音乐公司得以改换模式,通过“造星”赚钱。

至于说报纸,人们看报纸的唯一目的就是快速获取信息,而报纸本身的实物投递速度远没有互联网快,它的纸质形态消亡是必然的,更要命的是,移动互联与社交网络的出现使得报社做为新闻触角的价值也弱化了,所以,报纸与报社的前景都是堪忧的。

不过这两天,贝索斯收购《华盛顿邮报》的事,倒是给报纸业者打了一针兴奋剂,但个人以为切勿高兴过早,先说说这价格,《华盛顿邮报》做为顶尖传统媒体,与动辄过百亿美金的互联网媒体相比,2.5亿美金的价格一出就成了参照系,其它报纸又该如何估值呢?

其次,贝索斯本次是纯个人身份投资,目前还看不出与Amazon有什么关系,这样的投资设置似乎也在有意规避这种关系。

但是,贝索斯的互联网基因也看不出他对“纸”有太大兴趣。那么,他的意图到底在哪里?

可以看到,互联网媒体与报纸媒体相比较,在传播的速度与渗透深度上已然完胜,但内容生产与挖掘能力一直是软肋,《华盛顿邮报》做为首报水门事件、五角大楼越战事件、棱镜门的报纸,其功底可见一斑。若能以纸媒内容功底之长补网媒之短,倒真可能产生奇效。

再看看杂志,杂志有两个主要特点,一是有一定办刊宗旨与编辑方针,也就是说以特定的风格服务于特定用户群的兴趣;二是定期性,因为它需要让话题稍微沉淀一下,以便做出深度解析与评论。

马克思有个著名的说法,杂志的优点是“它能够更广泛地研究各种事件,只谈最主要的问题。杂志可以详细地科学地研究作为整个政治运动的基础的经济关系。”这是个有些拗口的概念,但它也许正是解开互联网环境下杂志未来的一把钥匙。

其实,当我们研究互联网对阅读的影响时,也许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去做分析:

1、从“纸阅读”到“屏阅读”:阅读本质上是一种思维习惯,互联网对阅读思维的深刻转变来自于“文字意识”,人们接触最多的文字从“以文教化”的书刊报纸转变为QQ、微博、微信和米聊,文字走下神坛而成为日常聊天吐槽的工具,文字的对面不再是那位高不可攀的作家或老师,而是我们认识或不认识的朋友。

因此在屏阅读思维中,人们更乐于接受平等而人性化的文字,就好像聊天一样轻松而娓娓道来。近些年来畅销的书刊往往有效把握了“屏阅读特点”,与之相反,陈旧的文字,无论用多么先进的信息技术包装,最终也不可避免地走向无人喝彩的境地。 2、从“个人阅读”到“社会化阅读”:互联网,特别是移动互联网与社交网络的兴起,让阅读从个人化行为日益走向社会化行为,“话题”与“兴趣”成为阅读的核心。人们快速地通过各种手段关注话题、追逐话题、遗忘话题;人们了解自己的兴趣,并找到兴趣的归属地;人们更愿意交流与表达,而不是被动的接收。

3、从“单媒体”到“多媒体”:很多人说起“多媒体”的第一反应就是图片、音视频等多种效果表达方式。而实际上,超链才是最实用的多媒体手段,更重要的是,超链思维已经深入人心成为我们的自然习惯。对于杂志而言,超链可以综合运用分众、延展、交叉、释义等多种阅读方式,极大提升阅读体验,实现用户的精准细分。

通过上面的分析我们发现,互联网眼里的纸质杂志更像是一个瘸腿的社区,你通过“兴趣”聚集了人群,你掀起“话题”吸引了读者,但阅读体验的落伍,及时互动与沟通的缺乏,粘不住用户也留不住读者。

那么,是不是说在这个强调“实时性”的时代,我们是不是就不需要杂志了?

显然也不是,只要这个世界还有些东西需要深度解析、全面展示与专业评论,那杂志这种形态就会存在。杂志的定期性从某种意义上来讲,更像是国画所谓的“留白”,让我们有时间去认识事物的多面性,有时间去思考更多的东西,有时间去期待和发现。

纸张不死,它只是慢慢凋零……

八零前的人对纸都有着难以割舍的情感,我自己也一样,但我必须要硬下心肠说:属于纸的文化时代已经过去,我们已经来到了屏的世界;纸才是内容的牢笼,是媒体从必然王国走向自由世界的拦路虎!

拥抱未来的媒体人必须以壮士断腕的勇气与纸张一刀两断。

这是一段注定会招骂的话,让我们抛开感情因素去分析一下:

1、所有的媒体都愿意说“内容为王”这句话,但真的能做到吗?因为纸,你需要考虑篇幅、发行周期;因为纸,每一期你都面临着库存与经营风险;因为纸,你连文字上犯个错都没的改,每一期都成为“遗憾的艺术”。在纸张的限制下,你有多少内容发挥的空间呢?

2、你能照顾到多少读者?纸质媒体必然要考虑兴趣均衡性的问题,你很难做到单一读者对每一篇文章都满意,在互联网的世界里,读者可以通过筛选订阅选取属于自己的个性化内容,但纸所能传递的只是共性的信息。

3、思想导向的“去中心化”:在移动互联与社交网络的时代,曾经大一统的“主流文化”逐渐被兴趣导向的“圈子文化”所取代,用户更愿意去接收圈子信息并与之互动,纸质时代精英式的、灌输式的媒体思路在用户那里成了“干我P事”。

需要看到,当前的所谓报纸、杂志、网媒、新媒体、自媒体的划分,其实都是纸质时代的遗迹。

其实,什么是新又什么是旧?如果我们回归媒体“传播信息的媒介”属性,新旧概念是不存在的。在移动互联网思维下,媒体的智慧隐藏在两个词里——“兴趣”和“话题”。你所需要做的,只是分析自己关注的兴趣群体习惯于什么样的媒介形式,通过迎合或掀起话题去达到信息最大化传播的目的。不同的媒介形式适于不同的群体,仅此而已。

但是,打破媒体界限在当前至少还只是个美好的愿望,当媒体人在新的技术形态前虚弱的呼喊“内容为王”时,许多IT人也打出了“技术为王”的旗号。难道说不是吗?基于大数据分析与UGC聚合的媒体形式在近年来脱颖而出,远的如Zaker,近的如今日头条。但我们认为,这个观点也是有局限的。因为技术固然满足了我们的欲望,加快了内容传播的速度,但它并不是“欲望”与“内容”本身。

事实上,信息越丰富、内容越庞杂,反而越需要专业人员的分类、整理、规范与引导,内容组织、加工的职能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只会强化,不会消失。技术无生命,内容有灵魂,编辑态度、内容主张与思维导向都需要专业的人员与团队去实现,但它需要换一个形式、换一个角色定位。

变成什么样呢?我们发现,在屏阅读思维中,人们更乐于接受平等而人性化的文字,就好像聊天一样轻松而娓娓道来;人们希望写作者的面貌越清晰越好,而不是板着脸说:“我是来教育你的”;人们更愿意交流与表达,而不是被动的接收;人们快速地关注话题、追逐话题、遗忘话题;人们了解自己的兴趣,并找到兴趣的归属地。

那么在这个定义之下,移动互联网情景下的内容提供者更像一个主持人的角色,它服务于特定兴趣人群,利用自己的专业能力去掀起话题、发酵话题,并将话题成果凝聚为各类媒体形态进行输出。

我一直不赞同编辑“产品经理化”的观点,因为产品经理是营销导向的,它的工作全程为经营指标服务;但主持人角色则不同,它率先关注的是,是否为服务的人群创造了价值,获得持续的用户而形成粘度,经营指标只是结果,而不可以贯穿工作始终,这大概也是文化产业的特殊性吧。

发在钛媒体的这个系列文章初衷只是有趣,就好像那个著名的纪录片《人类消失以后》,稍稍不同的是,纸张的消失是正在眼前发生的情景,再不要去说什么“传统媒体转型”的话了,你的用户基础已经颠覆了,需要的是凤凰涅槃而不是华丽转身!前两篇文章讲的都是道理,想来大家有些烦了,在过两天会写出来的第三篇里,我会讲讲实践的干货。

来源:钛媒体 作者:胡晓东 
1043人阅读
文章博主
  • 张怡
  • 上海海通证券 公司雇员
  • 最近发布0篇文章
  • 更多文章
    关注该文章的人( 0人关注 - 阅读1043次 )
    
    上海
    三亚
    安徽
    苏州
    宁波
    美国
    北京
    广州
    深圳
    杭州
    南京
    长沙
    重庆
    太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