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岁以后,努力选择去过自己喜欢的生活
来自:boss2013-08-17
在这个既能卖萌又能卖肾卖身,既拼亲爹干爹又拼真性情好演技的世界,迅速搏出位的不二法则就是极尽屌丝之能,尽展屌丝雄风,比如黄渤,王宝强,灰太狼。这次终于轮到黄晓明。他在《中国合伙人》里指着自己鼻子骂土鳖,他偷听佟大为被洋妞睡,他说起了大串大串的英文,不过到最后,他真的成了“教主”……

这就是《中国合伙人》式励志,曾经有一个傻逼,被现实打磨之后,棱角渐渐变圆,伤心往事也能主动拿出来调侃。兄弟反目是必要情节,破镜重圆也只发生在同性之间,到最后我们穷的也就剩下钱。这也是黄晓明式励志,对负面新闻说闹太套,身高也不是问题只要不站起来就能和模特杜鹃(电影里饰演苏梅)演情侣。而且经陈可辛调教了一番,说不定真能去混个影帝。

这两种励志都令人津津乐道,尽管对最重要的年代背景无法作出交待。既然无法交待,就不用交待,陈可辛顺势忽视了那个年代的语境,只留下做旧的画面,仿佛过去就真的那么好看。不过比起让娄烨来拍被禁个十年八载,让贾樟柯来拍只能去戛纳一睹为快,陈可辛拍的也不看白不看。至于情怀嘛,随便从《甜蜜蜜》和《如果•爱》里撷取一丢丢就够了,他也没在吝啬的。

倘若认真细究起来,《中国合伙人》的青春、友情、励志、梦想,没有时代的注解,充其量是个用料足的商业脚本。好在陈可辛也是个经验丰富的老厨了,翻来覆去的一炒,完败《致青春》也自然不在话下。

成冬青和苏梅分手之前,也的确是《致青春》的路子,出现了“你神经病”这类台词,还有湖中小船告白的相似桥段。只是致青春女生宿舍的四个人,变成了合伙人里的三贱客。不过和赵薇的小情小爱你跑我追你侬我侬你出国我青春已死相比,陈可辛细细烹调了“梦想”的标签。

在中国谈梦想是件很怵人的事。它可以是成功学,也可能是贱人就是矫情、有钱就会空虚的无病呻吟。但中国人又是最不缺梦想的,有钱有营生过安稳日子的小康梦,农村娃儿考大学的进城梦,洋溢着好闻的荷尔蒙的恋爱梦,挤在北京肠子里的奋斗梦……这些梦想,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“新梦想”,不再神叨叨,务实得很。这和成冬青被苏梅甩、被学校开除之后是一样的:挣一麻袋一麻袋的钱。

孟晓骏的梦想是祖传的,王阳的梦想语焉不详。这两个非常程式化的人物,陈可辛放弃了更细致的打磨,把他们当成成冬青梦想的陪衬。是的,“新梦想”是成冬青一个人的,王阳是为了像普通人一样做一件事,孟晓骏则是为廉价的自尊复仇。只有成冬青,他用了全部的精力来做这个梦,除此之外,他一无所有。

正如我们的祖辈一样,一路狂奔至今,没有人告诉他们,梦想一步步实现之后,该怎么继续走路。成冬青一伙人最后以甩美帝一脸钱的方式来宣告梦想的实现。说起来非常没有文化,其实却是片尾出现的大多数成功企业家的选择。
1471人阅读
文章博主
  • boss
  • 交通银行 公司雇员
  • 最近发布0篇文章
  • 关注该文章的人( 2人关注 - 阅读1471次 )
    
    上海
    三亚
    安徽
    苏州
    宁波
    美国
    北京
    广州
    深圳
    杭州
    南京
    长沙
    重庆
    太原